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兵器车 >

其女鄙中姬丹嫁到楚国鄙氏所作的媵器。墓内只随葬玉器 没有兵器

发布时间:2019-06-17 12: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其女鄙中姬丹嫁到楚国鄙氏所作的媵器。墓内只随葬玉器 没有兵器和车马器 墓主应是女性 北南并列出有“佣”铭青铜器六件 表明与 关系密切 当为夫妻异穴合葬 之夫人。由此而反映出楚国公族与蔡国的联姻。、郏敖与蔡国的联姻《左传 襄公三十年》载 通焉。大子弑景侯。’’《小尔雅广义》 说明蔡景侯与楚女有不正当的

  其女鄙中姬丹嫁到楚国鄙氏所作的媵器。墓内只随葬玉器 没有兵器和车马器 墓主应是女性 北南并列出有“佣”铭青铜器六件 表明与 关系密切 当为夫妻异穴合葬 之夫人。由此而反映出楚国公族与蔡国的联姻。、郏敖与蔡国的联姻《左传 襄公三十年》载 通焉。大子弑景侯。’’《小尔雅广义》 说明蔡景侯与楚女有不正当的非婚性关系。又《襄公二十八年》记载蔡景侯自晋归国过郑时子产之语日 “其为君也 “与儿媳通奸非父所应为 由此可见蔡景侯和楚女并没有婚姻关系 娶楚女者乃太子般。蔡景侯归国过郑在其四十七年、楚康王十五年 说明楚女适蔡至少已有两年。而《史记》记载此事却在蔡景侯四十九年、楚郏敖二年 《管蔡世家》云 ‘‘四十九年 而景侯通焉。”《十二诸侯年表》亦记日“四十九年 为太子取楚女 太子杀公自立。”今本《史记》暂列于此。、灵王与郑、晋的联姻《左传 昭公元年》载 “元年春 将以众逆。”对于公子围与公孙段女的婚姻楚、郑两国各怀鬼胎 楚国虬怀诈”欲趁迎亲之机突袭郑国 郑国则欲“恃大国之安靖己”。虽然此次联姻过程不甚愉快 但危机化解后 公子围杀郏敖自立为灵王 与郑国保持着较融洽的关系。《昭公五年》载楚灵王“以屈生为莫敖 迎也。”《春秋释例》日“天子娶 则称‘逆王后’ 尊卑之别也。”此不言为他人逆或自为逆 晋对此次与楚联姻之重视可见一斑时值晋平公二十一年 “报前年送女。”凡此皆反映了楚、晋之间的婚姻往来关系。楚灵王和晋平公长女的联姻 传世之晋公盘与文献记载可相互印证。晋公盘 又名晋公墨 “隹王正月初吉丁亥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 中华书局 年版 李学勤主编‘十三经注疏 春秋左传正义》隐公二年孔颖达疏引杜预 北京大学出版社 年版 四方至于大廷 莫不柬 宅京师口口 考口口口口口口口疆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虢髋才‘ 口口口口口口晋邦。公日余锥今小子 先王秉德口口 燮万邦靛莫不日口髋。余馘畜胤 左右保辞王国。剃 永聚宝。”从铭文内容看此器是晋公嫁女于楚国 并告诫出嫁长女要“虔恭盟祀”、“晋邦惟翰 所作的媵器 当无疑问。然而 铭中“晋公”所指 学者莫衷一是。郭沫若先生认为“锥 “锥字书所无在此当是晋公之名 历代晋公无名锥者 有近似之字则为襄公罐 言‘保辞王国’沛沛然有霸主之风。铭中前后两次自称日‘今小子’ 当是作此铭时晋公尚未除服。《礼记 ‘天子未除丧日予小子’此虽仅限于天子 其在诸侯 理亦宜然。”据此 郭氏进一步认为晋女所嫁应为楚成王之子 于旧史料中无可考见。襄公之立当楚成王四十五年。晋姬适楚自当嫁于成王之子 拓本已泐而《从古堂》有‘文公大’三字 则《从古》所释‘文’字本不足据也。”他认为此器应是晋定公即位初嫁女于楚所作 “考《左传 哀公三年》 ’《史记晋世家》 ’则铭文之锥当即晋定公之本名 后世字书无字 盖亦在即位之初故犹称小子也。” 杨树达先生亦持相同见解 认为此器“铭辞繁靡 字体亦软弱无力 郭沫若‘郭沫若全集 考古编 殷周青铜器铭文研究》 第四卷 科学出版社 年版 期。又见故宫博物院‘唐兰先生金文论集》 紫禁城出版社 年版 “晋之嫁女实欲求欢于楚以图自保”。 罗运环从此说 也认为“此晋女是晋定公午之长女 楚惠王之妃。”圆李学勤先生对“晋定公作器”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其一 从当时国际局势看 影响当时政局不应在备载晋事始末最为详尽的《左传》、《国语》、《史记》等文献中毫无记载。其二 从字体上看 应隶定为“雌从“虫”。春秋战国之际晋国文字“虫”常作“ 在直画上加一点和侯马盟书的“弓”、“人 等偏旁末笔直画加点同例 从而其形状像“午”。其三 是语词而非人名。其四从时代与文献对比看 此器的纹饰和字体都属春秋晚期 传》所记晋平公世晋楚通婚相合。因此晋公墨应定为晋平公于其二十一年 作器以为媵也。”笔者认为李说可从 《左传 吾仇敌也。”《史记孔子世家》云 六卿擅权东伐诸侯 楚强于晋两国因争夺与国而关系紧张 为缓和这种局势 晋平公才答应嫁女适楚 这与器铭“虔恭盟祀”、“晋邦惟翰”的政治联姻目的是相符的。 、平王时期与蔡、秦、齐、申的婚姻关系《左传 昭公十九年》载 “楚子之在蔡也 郧阳封人之女奔之 生大子建。 “盖为大夫时往聘蔡。”“郧阳蔡邑。”《国语 周语上》韦昭注 但礼不备也。吕思勉先生亦认为 “所谓奔者 谓不备礼 正以贫乏故也。六礼不备日奔 犹近代之姘居。”查《康熙字典》 亦有“又嫁 杨树达 ‘积微居金文说》 科学出版社 年版 ‘楚国后妃考‘江汉论坛 ‘晋公益的几个问题‘出土文献研究 第一集 文物出版社 年版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 中华书局 年版 高士奇‘左传纪事本末 全三册 中华书局 年版 ‘史记楚世家 “建时年十五矣其母蔡女也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年版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 中华书局 娶而礼不备亦日奔”之说可见 “奔”当解为“六礼不备”。这证明楚平王与蔡女确已有婚姻嫁娶之实 只是婚姻礼仪不完备罢了。由上文可知 郧阳封人女“奔”平王 即公子弃疾 之年很可能在前 年。而据《昭公十一年》和《史记 管蔡世家》记载 楚灵王灭蔡、任命弃疾为蔡公当在前 可见郧阳封人女嫁给楚平王时蔡国尚存 他们之间的这种婚姻关系应属于国家之问的联姻。后平王复蔡 “立其后如故” 除了“欲亲诸侯”圆之考虑 与蔡乃姻亲也应是一重要因由。又《昭公十九年》云 “费无极为少师 无极与逆劝王取之 正月 “王自取之故称夫人至。”《史记 楚世家》载 “平王二年 “将军子常日‘太子珍少 且其母乃前太子建所当娶也。’’’可见 《列女传》称作“楚平伯赢”本当为太子建所娶 结果楚平王自娶为夫人。后楚昭王遭遇吴师入郢之祸 “失守社稷 越在草莽”固 秦出师援楚 固然是由于其中的利害关系以及申包胥的个人努力 恐怕与楚、秦为甥舅之国不无干系吧。《史记 楚世家》 平王更为太子娶。”《伍子胥列传》亦云 “更为太子取妇。 《史记》不详太子建所娶妇之国属 而《吴越春秋 王僚使公子光传第三》载 ……而更为太子娶齐女。明确记载楚平王为太子建所娶是齐女 若所记不误 齐女很可能就是白公胜之母。叔姜簋 永宝用之。”出于湖北郧县肖家河春秋墓。申国名 初立国于今陕西北境后周宣王改封元舅申伯于今南阳盆地 春秋早期为楚文王所灭 成为楚之申县 春秋晚期楚平王复其国。 关于“申王” 尹俊敏认为西周中期以后诸侯多自称王 中国国君当于春秋时亦曾称王。 认为‘史记 楚世家 。圆‘史记 管蔡世家 ‘史记伍子胥列传 而更为太子取妇。’平王遂自取秦女而绝爱幸之生子轸。”‘十二诸侯年表 自取之。”固‘左传定公四年 ‘左传哀公十七年 “楚文王灭申、息以为县。”‘左传 昭公十三年 ‘叔姜箴及其相关问题》‘学术研究文集——纪念南阳市博物馆建馆四十周年 科学出版社年版 ‘申文王之孙州簋铭文及其相关问题‘古文字研究 中华书局年版 其时铭文及文献常见。”笔者认为申不曾称王 申作为附庸依存于楚 当不会妄自称王 楚也不会容忍其僭称王 李说固然在理 等乃作器者自述身世的形式。既然申国并未称王此铭“申王”应是叔姜自报家门 追称先君的溢美之辞。叔表行第 作器之时申应已复国其出于肖家河春秋晚期楚国高级贵族墓中 圆当与叔姜夫君所在有关。叔姜适楚 或是平王复申后 申国所采取的进一步图存之举。 、昭王时期与越、蔡、齐之联姻《左传 越王勾践之女。”固《史记楚世家》亦载 “昭夫人王母 越女。”《楚世家》谓 “昭王夫人惠王母 越女也。’’《伍子胥列传》云 《列女传节义传》载 是为惠王。”由是观之越女、越姬、昭夫人为同一人 即是越王旬践之女 史无明载。《列女传节义传》载 “居二十五年 由此推测越女至迟在楚昭王三年 就已嫁到楚国。此番联姻顺理成章楚、越双方一拍即合。楚昭王即位初 就遭遇一场近乎动乱的危机 又“吴兵数侵楚” 内乱、外患使得楚人。李学勤 郧阳地区博物馆‘湖北郧县肖家河春秋楚墓》 ‘考古》 ‘春秋左传注》修订本 中华书局 年版 ‘史记楚世家》 “二十七年春 怨声载道吴越相怨伐已久 越不能敌吴 的方针。楚越联姻对于巩固双边同盟威慑强吴自不待言。《列女传 节义传》 “昭王燕游 说明其适楚至迟也应在楚昭王三年。蔡姬乃昭王宠妃其地位可能略高于越女 其一 楚俗尚左圆 爱也。”《国语郑语》韦昭注 “以邪僻取爱日嬖。”又下文载蔡姬之语云 故以婢子之身为苞苴玩好。”可见昭王乃因蔡姬姿容而宠幸之。此时蔡已沦为楚之附庸 此番联姻 蔡向楚表忠顺 意在纳女图存 楚则借此进一步笼络并加强对蔡国的控制。《列女传 贞姜或为齐景公之女。贞姜“处约持信”而死虽不可尽信 但昭王与齐联姻或有所本。当此之时 楚人伍员挟复仇苦志亡在吴 齐人孙武恐遭株连隐于吴 吴国“人才荟萃 气象峥嵘 令诸侯为之侧目。阖庐为明主 伍员为贤臣 孙武为良将 三美兼得 吴国国势蒸蒸日上楚、齐岂不明白“卧榻之侧 岂容鼾睡”之理 为防备劲吴 两国联姻势在必行 贞姜适楚当即本自此目的。究诸青铜彝器 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楚昭王时期楚国公族与蔡国婚媾的“只言片语 的本字。“濂”与楚康王的名字“招”又写作“昭” 同属照母、霄韵 为双声叠韵 故楚王孙罴很可能就是楚康王招 该器当是楚康王未即位之前 即庄王还在位时 娶蔡女时或之后所作。 李说较难取信 《左传 襄公十三年》记载楚共王告大夫之语 少主社稷生十年而丧先君。”楚庄王卒于前 岁。如此则庄王在位时康王应还没有出生 更不用说娶妻 此其一 刘彬徽根据该器的形制和纹饰 认为其年代应定为第三期末 即春秋中晚期之际 也有学者根据簋铭及出土该器的墓葬形制和器物特征定其年代为春秋晚期。 故此器的铸造年代不可能早到庄王在位之时 此其二 李说完全出于读音考虑 别无它据 此其三。舒之梅、罗运环则认为风雨相类 实为一字王孙飙为楚成王时期 湖北教育出版社年版 ‘左传桓公八年 湖北教育出版社年版 ‘楚文字中所见楚史资料辑考‘楚文化研究论集 第四集 河南人民出版社 年版 ‘楚系青铜器研究湖北教育出版社 年版 湖北省宜昌地区博物馆‘当阳曹家岗 其妻可能即是由齐桓公之妻蔡姬改嫁而来。此说臆测成分过多 且与该器时代特征不符 不可信。黄锡全亦认为古文字中的风、雨义近 从雨的形旁可替换为从风 至于王孙聂究竟为哪位楚王之孙黄氏没有作进一步考证。张连航对此提出了质疑 认为在古文字中并没有发现“雨 赵德祥则认为雹、飙、包三字相通簋铭“王孙雹”应是王孙包胥 “蔡姬”为平王之姬、太子建之母此器应为申包胥为蔡姬所作的祭器。 其说部分可从 释王孙雹为申包胥之理由详见赵文 兹不赘述 然申包胥何以为蔡姬作祭器 又将此器埋入曹家岗 令人费解。笔者认为蔡姬当是蔡国女子嫁给申包胥为夫人 此器应为申包胥为其夫人蔡姬所作。 职在王室。”年出土于安徽寿县李三孤堆楚墓 共两件 同形同铭。从铭文看 姬姓曾国之女无却为其名。 此二器的铸造年代异说分歧 莫衷一是。郭沫若断定此二壶必为考烈王以前器 初以为“器之形制纹样既与新郑壶相似 或者乃春秋中叶楚之成王或共王时器也” 后又认为“字体与楚王含章钟极近 认为“廿六年”即楚惠王廿六年该器大约为惠王时器。 唐兰则认为“此二器虽出于寿县 然是否楚器 ‘楚同各诸侯国关系的古文字资料简述‘求索 ‘湖北出土商周文字辑证。武汉大学 中华书局年版 ‘王孙雹簋及其铭文》‘文物 ‘辛勤耕耘——宜昌博物馆二十年纪念文集》科学出版社 年版 大多数学者认同此说然有些学者则持异说。饶宗颐先生就认为“无卸”非为人名。而是成语 任伟认为“曾姬”为他称作器者并非曾姬而是“无匹”。范常喜则认为“无印”应理解为死的讳称 作器者当是“吾” 。参阅饶宗颐‘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 文学 第十一卷 新文丰出版有限公司 年版 铭文所见楚地观念中的地下世界‘南方文物 页。。郭沫若‘郭沫若全集 考古编 金文丛考 第五卷 科学出版社 年版 郭沫若‘郭沫若全集 考古编 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 第八卷科学出版社 年版 ‘商周考古简编黄山书社 年版 “当指周王而非楚王。按周灵王及敬王均有二十六年此不知当何属”。 容庚、张维持疑是楚顷襄王二十六年 公元前 所铸造之器。崔恒升认为器应为曾侯所作 其名也声王在位六年 是为宣王。此壶作于宣王之二十六年其时声王去世已五十八年矣。” 江陵望山 所出楚简中楚声王也写作“圣趄王” 纹饰的遗制为典型楚器 其纪当用楚历而非周历 故铭“王”当指楚王而非周王 唐、崔之说不确。从壶的形制、纹饰看 其时代为战国中期偏晚 定在惠王或顷襄王时期均过早或过晚 当以宣王时期为宜。李学勤亦据该壶的形制近似北京昌平松园所出陶壶 认为其时代略晚于擂鼓敦墓 应定在楚宣王二十六年 曾姬无卸既为声王夫人、宣王嫡祖母其适楚或在声王即位之年 前后按前文所述 两周女子的婚龄范围为十五至二十岁 岁嫁给楚声王至宣王二十六年 其在楚国约已生活了 年龄至少有岁。一位将近 岁的老太后辅佐了四代楚王 其在楚国必定享有崇高的地位 甚或能左右楚国政局 昭告曾人忠于楚国。固、宣王与秦国的婚姻关系《史记 六国年表》记载楚宣王十三年 ‘‘‘君尹’疑是‘令尹’之误《秦本纪》、《楚世家》皆无之。 《寿县所出铜器考略‘国立北京大学国学季刊》 期。又见故宫博物院‘唐兰先生金文论集》 紫禁城出版社 年版 容庚、张维持‘殷周青铜器通论 文物出版社 年版 崔恒升‘安徽出土金文打褊 黄山书社 年版 ‘寿县出土楚器考释‘古史考存 人民出版社 年版 朱德熙、裘锡圭、李家浩‘江陵望山一、二号墓竹简考释 文物出版社年版 ‘论江淮间的春秋青铜器‘文物 期。。李家浩就认为宣王灭曾之后大概碍着祖母曾姬无卸的面子 把曾人由西阳迁到漾陵 保留其宗庙 不绝其祭祀 但为了更好的统治曾人 便请这位曾人老太太出面镇抚 要求曾国子孙永远忠于楚王室。李家浩 中华书局年版 ‘史记探源》中华书局 年版 疑是‘右尹’之误。”齐庆昌引日人泷川资言之说亦云 疑为‘右尹’楚国官名。 圆“君”与“右”字形相似 很可能为“右”之讹。右尹 楚高级官职 与左尹并列 位仅次于令尹 或为令尹副职。黑 右尹之名。《左传 “适诸侯称女适大夫称字。 据《史记秦本纪》孝公生年在 又先秦男子的婚龄界限是二十至三十岁国君可十五而婚 则孝公至多不过婚十岁尔 焉能嫁女于楚 足见其对此次婚姻的重视或乃因见秦之新气象 从而与之联姻保西疆之稳定。 、怀王与韩、魏、秦、齐之联姻《战国策 纵则楚王”《白虎通》 “正嫡日王后。 然其国属不明。郑樵《通志氏族略》云 《史记楚世家》谓“楚王幸姬郑袖” “夫人郑袖 。《张仪列传》作“楚夫人郑袖。”《屈原贾生列传》作‰怀王之宠姬郑袖。’’《韩非子 为楚怀王姬妾称“夫人”者 当是《礼记 曲礼下》所云“天子有后 有夫人 有妾”之夫人其地位应在南后之下。周紫芝《楚辞说》云 “郑国之女多美而善舞 当是善舞故名。袖者 所以舞也。”然据《史记》记载 郑国在前 年已灭于韩国。由此 郑袖应是郑地韩人 乃郑国后人 以国为氏。《战国策 “魏王遗荆王美人荆王甚悦之。”此美人当是魏国美女 为怀王妃。《史记 楚世家》记载楚怀王六年 ‘史记志疑》全三册 中华书局 年版 王利器主编‘史记注译 全四册三秦出版社 年版 或为此赂楚以改善与楚国的关系。《史记 秦本纪》载 “昭襄母楚人 号宣太后。”《樗里子甘茂列传》云“王母宣太后 “昭王母故号为芈八子及昭王即位 芈八子号为宣太后。”芈八子 嫡称皇后次称夫人 可见芈八子起初仅是秦惠王较低等级之嫔妃 非惠王后 其地位并不显赫 《索隐》所云“宣太后者 日芈八子者是也”甚是。据文献记载秦昭襄王生于前 以后封号故芈八子适秦当在前 年。宣太后或作为楚怀王之妹 在其“自治”的四十一年中 据《战国策韩策二》记载 韩求救于秦宣太后却推脱不肯发兵。其二 秦昭襄王二年 “诛季君之乱’’后 联合伐楚楚遣太子横到秦国做人质而求救于秦 “秦乃遣客卿通将兵救楚” 三国联军才引退。其五。怀王客死秦国 并“予楚粟五万石”。这些亲楚睦楚之政策固然是出于秦国国家利益考虑但若非宣太后因存母国之情而从中斡旋 恐非如此。怀王晚年 楚秦仍结婚姻之好。《史记 楚世家》云 怀王二十四年 “楚怀王新与秦合婚而鹱。”《集解》引徐广日“昭王二年时迎妇于楚。”《汉书 相配偶之言耳。”合婚当系互相结为婚姻。冯永轩引黄式三说 盖互为婚姻也。由此可证 秦昭襄王二年 楚秦双方确互有婚姻嫁娶。《史记 楚世家》载 “十六年 “东西日衡南北日从。”《苏秦列传》 “从合则楚王 全二十册中华书局 年版 页。国‘史记秦本纪 亦有“唐八子” ‘史记楚世家会注考证校补。湖北教育出版社 年版

  东周楚国婚姻考,东周列国,楚国八百年,东周列国志,东周列国 战国篇,东周列国 春秋篇,东周线,楚国八百年全集,东周地图,楚国地图

http://prismdecor.com/bingqiche/12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