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兵器系统 >

装甲车辆工程专业男女比78:1班花的苦恼谁能懂

发布时间:2019-07-22 19: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侯金凤所在的机电工程学院历来女生就少。而说起同专业的742班,侯金凤说,他们班更惨,一个女生都没有。有时候,侯金凤会和朋友抱怨几句,觉得自己太“显眼”,而这主要是在上课的时候。大一刚开始上课,老师经常讲着讲着,就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班就一个女生啊。”这时侯金凤就会赶快把头抬起来,和老师眼神交流一下。后来,她也成了老师特别爱点名的同学。“主要我不在班上,实在太明显了。所以别说逃课了,就是偶尔开个小差也不行。”

  网上流传这一个说法,叫“班上只有一个女生的7大尴尬”,741的男生特意@侯金凤,而侯金凤留言:请收下我的膝盖。“生理期借不到卫生用品;没有手拉手去厕所的好闺蜜;听不到对衣服、包包的参考意见;没有倾诉小心事的人……”这些,侯金凤都经历过。因为没有合适的同伴,侯金凤很少去逛街,甚至不愿意去离学校十几公里的超市。“就是不想一个人去逛街、逛超市,感觉怪怪的。”一想到大学四年在班上没有闺蜜,侯金凤心中就有些失落。但她说自己是汉子型的女生,和班上男生们相处得也很愉快,收获的是另一种友情。

  侯金凤不是班干部,但在班上很有“地位”。去年11月,侯金凤的生日。那一天她收到的红包、音乐盒、棉花糖、糖葫芦什么的礼物,可以说比她之前收到的总和还多。据说,当天的情景,有一种盛大节日的仪式感。而去年平安夜,班长带着全体男生给侯金凤一人送她一个大苹果,并且围绕“因为有你,装甲更精彩”这个话题,写下了真挚的话语。每次班里搞团日活动,侯金凤绝对是一记绝杀。开展活动的时候,班里同学都会习惯性地问一句:“班花去吗?”侯金凤就是活动参与人数的保证。

  班花的称号,并不全是因为只有一个女生,大家对侯金凤的颜值是发自内心认可的。“应该有不少同学把侯金凤当做目标,希望追到手的吧。”班上一位男同学说出了心里话。侯金凤说,自己有男朋友了。“就前段时间的事,他也是我们这届的,但不是我们专业的。”男生们纷纷表示,班上就这么一棵独苗,还让别的专业挖走了,很是惋惜。“好好学习,毕业的时候拍一组有趣的毕业照。”经历了半年多,侯金凤已经学会卸下“唯一一个女生”给自己带来的过多关注,按部就班的学习和生活。

  7月5日,北京大学3185名本科生迎来毕业典礼。典礼现场,校长林建华以最近发生的国际大事为例,提醒广大毕业生不要人云亦云,信息时代更需要理性思考。

  上午7点半,北大邱德拔体育馆门口已排起长队。8点半,伴随着学校艺术社团诗朗诵《永远的校园》,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正式拉开帷幕。

  在“最后一课”校长致辞中,校长林建华称要和大家谈一个有点严肃的问题,“网络时代更需要理性”。他以最近发生的国际大事英国公投离开欧盟、美国大选陷入哗众取宠、巴西总统遭到弹劾等为例,指出“网络和人们交往方式的变化为这些事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随后,他谈到虚拟社区,指出网络可以帮助人们方便地学习,但随之而来的也有负面效应。比如,大量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的信息占据了人们的视线,也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在虚拟社区人们的猎奇心被放大,善良因习以为常而不受关注,而那些超出常理的奇人异事、耸人听闻的传言却广为传播。”

  因此他认为,人类的理性思维变得更加重要。大学要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使他们能明辨是非、坚持真理,而非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最后,林建华语重心长地说,“在这分别时刻,希望伴随你们的不仅有专业知识和生存能力,还有经过激烈思想碰撞形成的坚定信念和价值观;不仅有真诚的同学情谊,还有北大人的家国情怀;不仅有对燕园的美好回忆,还有守正、奉献、超越和敢为天下先的情感”。他强调,“我们是被历史塑造的,同时,我们也将创造历史”。

  2014年,“一个人的毕业照”使默默无闻的北大古生物学专业学生薛逸凡成为“网红”。如今,北大再现“一个人一个专业”,安永睿成为今年北大古生物学专业的唯一毕业生。

  来自贵州贵阳郊区的安永睿,1994年出生,4年前以670多分的成绩位列全省十几名,被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录取。按照元培学院的人才培养机制,前两年主要进行通识教育和大学基础教育,大三才开始专业教育,学生根据兴趣选择专业。

  安永睿回忆说,他从小对自然、地理、生物类东西感兴趣,他还特别咨询过薛逸凡,“网红”学姐表示十分支持。最终,只有他一人选择了古生物学专业,身边同学多数选择了数学、计算机专业。但他非但没感到孤单,反而觉得很享受。

  本科期间,安永睿有两名导师指导,经常和相关学院同学一起上课,私下也一起交流学习心得。在课程选择和研究方向上自由度也高,安永睿说自己很喜欢元培学院的培养模式。

  7月5日的毕业典礼,安永睿坐在180多名元培学院的学生中并不起眼。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安永睿一直面带微笑,文静内敛。他笑称,因为自己的性格错过了好多女生,“没来得及表白人家就已经名花有主”。

  中学期间,他喜欢四处游走,足迹遍布家乡附近的百余个乡镇。大学期间,他参加了北大的徒步爱好者协会,登上东灵山、海坨山等北京知名的高峰。这个暑假,他计划开启一段从云南到西藏的旅行。他直言,“因为我是自然的执着爱好者”。

  安永睿已被保送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第四纪地质方向直博生,方向是气候与海洋变化。对于未来,他期望能走学术之路,做一名大学老师,或进入科研机构工作。

  曾经因为拍“一个人毕业照”走红网络的薛逸凡,两年前从北大古生物专业毕业。两年过去,她已经修完美国卡内基梅陇大学计算机生物学硕士,即将攻读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信息学的博士学位。

  成为网红,并没有改变薛逸凡早已定下的生物领域方向的研究目标。她低调地在美国求学,两年之内拿到了硕士学位。

  爆红过后,并不能改变北大古生物学依旧的高冷。古生物学今年毕业的应届本科学生,依然只有一个人。

  因“一个人毕业照”走红的北大古生物专业毕业生薛逸凡,曾在微博上感慨:“四年内看多了各种人对我所学专业的惊诧反应,最初确实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但是后来只剩下满满厌烦,无奈和回应的疲惫。以至于在后两年内,我从不主动提起自己学什么,若生人问,就报生物搪塞一下。”

  薛逸凡的师弟、北大古生物学2016年毕业生安永睿,成为北大该专业本届的唯一毕业生。

  “我们那届元培学院的学生有150个人,也只有我一个选择古生物专业。”“我毕业之后,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在读了,大二大三都没有学生。”

  再过半个月,安永睿就将结束自己的古生物学本科生涯,而他最怀念的,是烈日下田野调查挖出了三叶虫化石。

  “这个专业不能换钱也不能变现,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现实的专业。”——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邦维

  薛逸凡一直都知道自己选择的专业注定是寂寞的。她在回复成都商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在国内读书时,不是很熟悉的人总会对她毕业的发展、就业会更关注,而这种关注倾向确实会给人一定的压力。

  古生物学,这个寂寞和冷僻的专业,自从北大在2008年设立以来,总共也只毕业了6个学生,被媒体喻为“六代单传”。

  而对于薛逸凡的师弟安永睿来说,“一个人的专业”一开始带给他最强烈的感受大概是某种孤独感。

  “我们那届元培学院的学生有150个人,也只有我一个选择古生物专业。”安永睿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其他同学选经济、工商管理、数学、物理的更多。而确定古生物学,是源自安永睿从小对于地理方面的兴趣。

  这名贵州男孩已经通过了毕业答辩,并保送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第四纪地质方向直博生。拿到毕业证之后,他将开始一段从云南到西藏的暑期旅行。

  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邦维,22年间带了6个博士和6个硕士。而梵语专业的本科,现在则是四年才招一次,最近的是2014年这个班,刚进校时有9个学生。与此对应的是,北大的梵语专业,却是全国高校中唯一一个拥有本科、硕士、博士的学科,尽管顶着季羡林和金克木两位大师的光环,却依然寂寞而清冷。

  王邦维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梵语专业前身是东方语文学系,季羡林先生在1946年创办。

  “这个专业不能换钱也不能变现,它从来就不是一个现实的专业。”王邦维直言不讳梵语在大多数人心中的印象。

  9个学生现在也只剩下7个。北大外国语学院南亚系副教授萨尔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有两个学生转去了其他专业。一个去了英语,一个去了元培学院。

  以前,学生要把梵语当成就业方向,只能选择去科研机关和高校等地方,就业可选择的范围窄。这两年,高校和科研机关接受人的能力也有限,可能中间有一些学生就改行做其他的了。“毕竟研究梵语不需要那么多人,这和学科构建建制以及容纳能力相关。”

  “我们和古生物学比,学生还挺多的,这算安慰吧。”中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系大二学生刘智硕开了一个极冷的玩笑。

  其实,他就读的草业科学系并不比这个笑话热多少。草业科学系一个年级一个班,刘智硕所在的班刚进校时有30人。而现在,包括后来的两名转校生,也只有19个人。草业科学系的老师却有20多人。这个高中热爱植物的男生,是他们班极少几个第一志愿就填草业科学的人。

  中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系副教授张蕴薇说,“我们这个专业小归小,毕业学生少,从业人数也少,但正因为这样竞争没有那么激烈,机会其实更多,走上行业内金字塔尖相对来说不用削尖脑袋。”张蕴薇介绍,正因为学生人数少,才可以实行大一学生就能接受导师一对一的辅导,有些优秀的学生大三可以做硕士课题研究。而作为重点学科,草业科学系拿到的科研基金并不少,5年达到一个亿。

  张蕴薇说,草业科学系的学生和老师的接触会更多,出国留学的机会也会很多。当然,本科毕业选择去找工作的学生,却很少从事与专业有关的工作。草业科学系的就业方向,包括林业局、生态环境机构、园林公司或者牧业公司,但不少职位都需要学生去到相对偏远的地方。“有些学生不愿意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愿意去小城市,但选择呆在北京就没有那么多对口的工作。”

  “未来还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么小众的专业?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学术一代代守护下去,但现实的情况就是好多人不得不考虑未来出路。”

  路雅是那个希望接棒传承梵语的人。她和很多其他因为调剂才到梵语专业的同学不同,路雅上高中时就已经确定保送北大中文系,但是在她的强烈坚持下,她调换到了更冷僻的梵语专业。

  这个说话轻声细语的女生对梵语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拗。她认为,中国的梵语文献方面的人才欠缺,而自己愿意投身于此。

  “我学了一个不热闹的专业,希望在社会上做一个不那么浮躁的人。”这是路雅的心声。

  即使是路雅这个把梵语当成信念的学生,她内心依然会犹豫而纠结,甚至产生挫败感。“我自己问过自己一个问题,我做这样的研究有什么意义,做出来写本书,这么的小众,能看懂的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路雅后来打消疑问,是因为她想清楚一个问题,她选择做这样的研究,不是因为让更多人知道自己。

  相比路雅,刘智硕面临的尴尬不是源自自己,而是身边不断有想要逃离草业科学系的同学。当初和他一个寝室的六个男生,如今已经有两个转去了其他专业。班里原来的班长,刚进校时,父母每天会给他打电话,说的全是换专业的事。“我曾经和想换专业的同学辩论,希望他们能留下来。”但是老班长最终还是转走了,刘智硕当上了班长。整个班转走了13个人。

  “好在我还是劝了不少下一届的师弟师妹留下来。”刘智硕说,很多学生刚进草业科学系,其实对这个专业通常一无所知,而这门学科在社会上并非是热门讨论的话题。“如果真的兴趣在其他地方我不劝,可他们只是因为觉得草业科学冷门转到其他并不是喜欢的专业,我肯定会好好劝他们的。”

  袁勇是北大梵语专业大二学生,他也曾是2014年泸州高考文科第一名。他因为对历史文化感兴趣,接受了调剂去梵语。

  “好多人都是因为季羡林先生知道梵语这个专业,但是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因为季羡林先生,对梵语这个科研的投入可以持续多久?未来还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么小众的专业?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学术一代代守护下去,但现实的情况就是好多人不得不考虑未来出路。”袁勇喜欢梵语,但他计划在读研究生时换专业,准备攻读硕士的方向是专业稍微大一些的历史文化研究。“每个人在考虑未来出路的时候,还是要想现实的问题。”

  尽管总会被怀疑工作难找,老是一个人毕业的北大古生物学专业,从2008年起招收的本科生,6个毕业学生或是已经开始学术研究,或是依然还在继续深造,大部分并没有离开这个领域。

  第三任学生刘拓,因为喜欢,本科选择了古生物专业,也因为喜欢,研究生去了考古文博学院,从古生物跳到了考古方向。而他在薛逸凡之后成为红人,是因为他的“全球古迹旅游”去了伊拉克,一度被当成被当地政府军扣押。

  “一个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并真真切切踏踏实实去做了。”这是薛逸凡对自己以及刘拓的评价。

  “古生物学本来就是交叉学科,给我硕士专业的学习打下一个好基础。”在美国学习两年,薛逸凡并没有不适应,她硕士的研究内容属于进化生物学和生物信息学。本科期间要求她从古生物的角度看待进化,结合地质学,这为她提供了不同角度的体验,使她能够更为全面地看待研究的问题。

  而薛逸凡在美国发现,不管是为了就业还是为了兴趣,专业的选择大家都是习以为常。为了就业而学的专业,也可能很独特,特别是开设自己制定专业的院校,学生甚至可以结合自身就业或创业的需求而自己设计自己的课程方案。为了科研或深造而学的专业,则可能非常偏向数理这样的基础科学,或者是人文历史艺术这样的精专专业,取决于学生兴趣。如果有人觉得学冷门专业奇怪,或者表达出过多关注和评判,可能反而是一种奇怪的表现,甚至会被认为是有些不尊重他人的表现。

  薛逸凡并不觉得小众专业没有春天。在她看来,小众专业不能成为很多学生的第一选择,并不是个严峻的问题。这些小众专业大多集中在基础科学,人文艺术中。这些专业本身也往往需要学习者有浓厚的兴趣才能融会贯通。小众反而帮助筛选出真正感兴趣的学生进入这些专业,未尝不是一种好处。

  再过半个月,薛逸凡的师弟安永睿就将结束自己的古生物学本科生涯,而他最怀念的,却是烈日下田野调查挖出了三叶虫的化石。一切,始于兴趣。

  即将退休的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邦维,并不希望刻意吸引更多学生非要来读梵语。这个固执的梵语坚守者甚至会给想要来报考他研究生的人泼冷水。“这个很难,不是真的感兴趣就不要来。”

http://prismdecor.com/bingqixitong/34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