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冰上渡河 >

渡河人 -美文故事-散文日志随笔- 文章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9:4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船身轻摇,外面一片金迷,寒意袭袭。我斜倚在低案上,小红炉火正旺,酒被煮热,我自斟自饮。

  我慵懒窝在白狐的大氅中,假寐,手在膝上打着拍子,喃念道:“极乐世界,而有种花起出三界外,不在五之中,生于弱水彼岸。炫灿绯红,那是彼岸花,彼岸开花,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相念相识却不得相见……”

  何生已是白发如霜的老桨手了,但眼睛还极好,他岣嵝背,遥望回道:“公子,那是蝶姑。”

  船靠岸,蝶姑被何生请了上船。我一手伏案扶着侧脸,一边洗盏斟酒,递于案前,道:“蝶姑可否陪在下喝上一杯?”

  蝶姑一袭白衣,白兰发簪簪在半绾发鬓上,青丝三千,脸容清丽,姿态恬淡,气质淡雅,与方纵歌的蝶姑判若两人。

  我抿着唇角,觉着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道:“这是刚取出来的酒,是浦兴酿造的。”我含了一口,“蝶姑可认识浦兴?”

  我对她神情恍然不觉,只道:“若论酿酒,这浦兴中的百年老字号兰记,才是最好的。可惜这兰记在元军攻陷浦兴时,被元军一把给烧了,大火连烧三天三夜才停下来。”

  她双目渐渐溃散,从记忆中细细道来:“浦兴兰记世代以来,以酿酒为生,百年来在浦兴享誉盛名,曾一度成皇家贡品。“

  ”兰家家中三代单传,有一位名唤月笙子孙极会酿酒。他曾经酿造过一种酒,名为'冥月'。此酒入口无味,在人喉之酒香才散发出来,而后会越来越浓郁,令人欲罢不能。这种酒被人所追捧,月笙在浦兴扬名。因他已是双十年华,家中便为他订了一门亲事。可他此时已然有心爱之人,又与此女子有了周公之实,许诺了女子一生。他不同意那门亲事,苦于家人逼迫,他便与此女子约好一起私奔。可天不如人意,他们被捉了回来,被关压起来。此女子姓姚名玉,姚玉有一名忠心的侍女,名唤娇娇。姚玉让娇娇偷偷送信予月笙,相约在城外的废庙相见。他们一起殉情了,姚玉先吃下毒药,在黄泉路上等他。可是姚玉没有等到月笙,她在冥界等,一直等了十三年,他依没出现……”

  我望着两岸血红的彼岸花纷纷飞乱,枯败,绿叶成荫。她亦随我的目光看去,叹息道“一轮花开,一轮叶盛。”

  我懒懒倚下,眯眼有意无意道:“倒是趣闻,若我见了此月笙,倒要尝尝他的佳酿。”

  蝶姑恍若未闻,船靠岸,我目送她离去,她白衣偏飞,背影生凉,我笑意越浓。闭目养神,让何生继续摇桨,随冥河而去。

  杨柳宽道,人流如涌,两边走摊叫买,人声沸鼎,人从四方八面的街道流出,汇成一片。熙熙攘攘的声音络绎不绝,河中船只来回穿梭。晴空万里,惠风和畅,我打着折扇,漫步在这热闹的大街上,心情愉悦。

  这间'文人墨客'可好生热闹,我走进去,看见一桌子人围着一块墨在争论不休。这里已经没空位了,小二引我到了一位年轻公子的桌子前,我们要合桌。

  我让小二上了一壶酒,独自斟饮,对面桌对那块胭脂墨的争议越甚,我便觉着好笑,世人痴嗔,摇头不语。

  我笑道:“我的确不是浦兴人。只是听闻浦兴酒好,特来品尝品尝。我曾听闻浦兴中有一种酒外唤'冥月',不知在何处能寻得?”

  他道:“这'冥月'是兰记的兰月笙所酿,几十年前兰记就战火给毁灭了,一场大火烧光所有。酿造'冥月'方子怕是已成灰烬了。”

  主人请我上前,亭中几盏红灯,我坐下,主人是一位白发翁,他友好询问了一会,取杯斟酒递与我。

  我放下酒杯,道:“我有故人,名蝶姑,她曾与我说起浦兴兰记的'冥月'。入口谈而无味,入喉溢香,片刻越浓香。”我玩弄起酒杯,漫不经心,“她还与我说起,兰月笙与姚玉的故事。姚玉殉情后,却等不到月笙,她的灵魂停留在冥界,一等便是十三年。”

  我淡笑,饮下最后一囗酒,把一株曼陀罗华放在桌上,道:“多谢盛情招待,告辞。”

  想想玉帝老儿知道我随意穿梭三界之事,吹胡子瞪眼的模样,着实好笑。何生摇桨,我道:“蝶姑可在?”

  我道:“如此一来,倒是可惜了这'冥月'了,独斟饮真真无趣。”又一杯酒下喉,香气直溢。

  我闭目浅吟道:“相念相识不见,相见,怕是要与这花叶一般,遥遥无期了……”

http://prismdecor.com/bingshangduhe/27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