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兵无常势 >

善用兵者修道保法

发布时间:2019-07-16 14:5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①,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②,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③。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④。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⑤。不忒者,其所措必胜⑥,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⑦,败兵先战而后求胜⑧。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⑨,故能为胜败之政。

  ①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见,预见。不过,不超过。众人,普通人。知,认识。

  ②举秋毫不为多力:秋毫,兽类在秋天新长的毫毛,比喻极轻微的东西。多力,力量大。

  ⑦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胜兵,胜利的军队。先胜,先创造不可被敌战胜的条件。句意为能取胜的军队,总是先创造取胜的条件,然后才同敌人决战。

  预见胜利不能超过平常人的见识,算不上最高明:交战而后取胜,即使天下都称赞,也不算上最高明。正如举起秋毫称不上力大,能看见日月算不上视力好,听见雷鸣算不上耳聪。古代所谓善于用兵的人,只是战胜了那些容易战胜的敌人。所以,真正善于用兵的人,没有智慧过人的名声,没有勇武盖世的战功,而他既能打胜仗又不出任何闪失,原因在于其谋划、措施能够保证,他所战胜的是已经注定失败的敌人。所以善于打战的人,不但使自己始终处于不被战胜的境地,也决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击败敌人的机会。所以,打胜仗的军队总是在具备了必胜的条件之后才交战,而打败仗的部队总是先交战,在战争中企图侥幸取胜。善于用兵的人,潜心研究致胜之道,修明政治,坚持致胜的法制,所以能主宰胜败。

  军事和政治本身是相互联系的。孙武提出:“用兵者,修道而保法。”军事上,这句话的涵义为战争的必要条件,修明政治,严肃军纪以给军事最大的后盾支持。第一章曾经论述过“道”指君民上下一心,它是决定战争胜利的首要条件。“修道”要求国家政治清明、君民上下同心,士兵上下同欲。“保法”指拥有严格的军纪使得全军上下纪律严明,执法有章可循,以保证战斗力的最大发挥。

  政治上,可以理解为“依法治国”,政治在军事之上,这种“依法治国”的行为准则贯穿于整个政治生活,从“法”的意义来讲,孙武最先提出了政治与国家,与战争的关系,是法家思想的先河。以法治军、治国,从国内政治着眼,制定相关治国强军的法律,为战争提供重要的保证。

  企业商业竞争中,“修道保法”的涵义为完善企业内部管理机制。从企业管理设计的各个方面着手,建立相关的运作机制,比如:技术创新条例、生产安全制度、车间管理制度、技术保密制度等,这些都是企业管理涉及的关节,只要使得各个环节都有相应的规章制度和规范的操作方法,以保证技术、信息等企业竞争的核心得以充分的保障,那么就能在商业竞争中稳操胜券。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和历代朝廷一样,中原王朝一直都被北方的匈奴骚扰,并且对其造成了重大的威胁。汉王朝建立后,有着同样的遭遇,但是为了稳固政局,使得百姓得以在战后休生养息,在军事上,只好采取消极防御的方针,尽量避免与匈奴进行战争;政治上,采用“和亲”政策。一系列的政策为汉王朝整顿内政、恢复经济、发展生产、增强实力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但这些都是缓兵的策略,并不代表汉王朝对于匈奴会就此罢休。一方面加快国家建设,一方面文、景两帝在位时,就很注意军队,尤其是骑兵的建设,西汉的军事力量也有所增强。

  汉武帝继位后,西汉国力大大加强,反击匈奴的时机也到来了。凭借先帝创造的物质基础,汉武帝在积极的从事反击匈奴的战争准备。首先为彻底改变汉军骑射不如匈奴的状况,汉武帝以内地的农业生产作基础,大量地养殖良马,扩建骑兵,选拔了许多精通骑射的官僚地主子弟,担任宫廷侍卫,作为重点培养,还雇佣了大批擅长骑射的匈奴人做教官。汉武帝花了大力气建设骑兵。其次,西联大月氏,争取同盟者。当时的大月氏也是一个少数民族的游牧部落,地处敦煌与祁连山之间。这个部落曾被匈奴击败,大多月氏人被迫逃往西域。汉武帝为了“断匈奴右臂”,派张骞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取得成效。再次,构建北部防御体系,作为进攻的出发基地,牵制匈奴左翼。派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屯云中;派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屯雁门(今山西代县西北)。最后,集结一万多兵力加强设防,并修筑道路。

  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之后汉武帝开始反击匈奴之战,战争分为三次始于武帝元光六年(前129年)。首次河南之战。因为河南是战争要地,争取到河南便首先取得战争的优势。汉元朔二年(前127年),武帝下令卫青和李息二人出云中,沿河南向西迂回。汉军斩杀匈奴部众数千人,缴获牛羊一百多万头。接着,汉军沿河南下直达陇西,驱走匈奴军,占领了河南地区。作战分三次战略反击,分别是、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第二次战役是河西之战。汉元狩元年(前122年),由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骑兵万人出陇西(今甘肃临洮县),途经五个部落,挥师西进,歼灭匈奴军近万人。同年夏,汉武帝又派霍去病、公孙敖率数万骑兵,从现今的甘肃环县东南出发,分道向河西进攻;同时由张骞、李广率骑兵一万四千人从右北平出击,以策应霍去病的进攻。此战歼匈奴军三万余人,迫使匈奴单桓王、酋涂王等二千五百余人投降。

  第三次战役是漠北之战。为了彻底歼灭匈奴军主力,在汉元狩四年(前119年)夏,汉武帝召集诸将议定:集中十万骑兵,深入漠北,歼灭匈奴主力。卫青、霍去病各率兵五万,其中精锐部队皆由霍去病直接指挥。当时兵分两路,卫青去定襄,霍去病到代郡。卫青这一路深入匈奴领地二百余里,杀俘匈奴军近二万人,并缴获大批囤粮。霍去病这一路则北进二千余里,俘获匈奴屯头王、韩王以下七万余人。通过这次决战,匈奴势力日趋衰落。汉朝由于策略运用得当,指挥人员勇猛善战,最终取得了与匈奴战争的胜利。

  汉武帝反击匈奴之战共历时三、四十年之久,从根本上解决了匈奴的南下侵扰问题。《孙子兵法》认为“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汉朝三次对匈奴作战,每战前必作充分准备,修明政治,与民休养生息,增加人口、马匹和其他战备物资;另外还加强训练,挑选优秀将领和士兵,并选择有利时机发起进攻。这些都是造成“胜兵”的客观条件。当这些条件都具备后,汉朝实际上已取得能够保证胜利的必要条件了。于是,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http://prismdecor.com/bingwuchangshi/3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